写给当年上海二医大卫校的“家人们”

发布于 / 爱生活 / 0 条评论

离开父母到很远的地方去求学,学校就成了我们的家,同学们就是兄弟姐妹,老师就是我们的家长,当年通讯手段还没有那么发达,作为学生的我们与外界的联系用的最多的就是写信了,写完一封信,在信封的寄信人地址栏都会写上“上海市杨浦区江浦路1379号邮编200092”,或者“上海二医大卫校9810班”,你还记得吗?

学校门口的70路,新华医院门口的6路是大家出行坐得最多的公交车。

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总是充满了好奇心,到处去探索。还没有正式开学的那几天里,我们就已经把学校周围的情况转熟了……一到夜晚,双辽路上的夜市就开始热闹起来了,那里也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,有卖生活用品、零食的,有借小说的书店,餐馆、菜场一应俱全。

夏天的双辽路最有意思了,大胖子喜欢看小说,约我一起去借书,回来的时候,顺便买上一斤向日葵瓜子,回到寝室以后,躺床上一边是金庸的刀光剑影,一边是瓜子壳乱飞……

杨浦大桥是杨浦区与浦东新区的过江通道,内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,主桥全长一千多米。我爸送我到学校,把我安顿好就回家了,他前脚刚走,我后脚就跟着室友“倾巢而出”到杨浦大桥去玩了……

既然来到了上海,那么豫园是肯定要去看看的。去之前在上海地图上熟悉了路线,几路车到哪里换几路车,在往哪里走就到了。豫园是老上海的象征,据说是明代的一座私人园林,“豫”有“平安”、“安泰”之意,故取名“豫园”。豫园边上有老城隍庙,人来人往,摩肩接踵……

时间过得很快,马上迎来了开学后的第一个节假日–国庆节。学校担心我们远离家人会感到伤心寂寞,就统一组织我们班游上海。在胥老师的陪同下,由校车把我们送到徐家汇,在徐家汇坐地铁1号线到人民广场,那时候地铁1号线刚通车,被我们赶上,感受了一下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带来的便捷,上车没多久就到了人民广场,在人民广场上各种合影,然后沿着南京东路闲逛到外滩,远眺东方明珠。这天晚上好像有什么活动的,外滩都是人,经过外滩的车辆实行交通管制,等活动结束后,我们居然步行回学校,累并快乐着!

不知道是谁弄了一叠某迪厅开业的赠票,寝室里乐开花了,准备去“白相白相”,开业时间是夜里10点左右吧,离学校很远,要倒好几次公交车才到。我们学生没有多余的钱,只能在里面穷玩,呆到凌晨2、3点左右实在太累了,才想起要回学校,这时的公交车已经停了,只有夜间公交,而且据我们还有一段路要走。学校已经关门了,我们就从新华医院的大门进去,医院和学校之间有一道“墙”,中间开一门,无人值守,我们就躲过保卫科的视线悄悄地潜回宿舍。宿舍的大门也是关了,叫宿管组的阿姨起来开门?那是自寻死路!要问我们是怎样进宿舍的?这是个秘密!

卫校里女生太多了,就拿我们年级来说吧,一共12个班级,其中9个护士班都是女生,我们男生就是弱势群体,动不动就是被女生“欺负”。我们班的情况也是一样,男女生比例14:39(原来有52个,后来又转学过来2女生)。

男生宿舍也是少得可怜,最初的时候,我们男生宿舍大概只有十几间,都在2楼,我们班占到两间,213和214,我就住在214,朝北的,终年晒不到太阳,但是213的同学都十分热衷往我们这边跑,因为我们宿舍的窗户下就是一条通道,学校里的各色美女都会从这里经过,我们就趴在窗台上欣赏这靓丽的风景……

上完体育课,我们在开水房排队打开水,打完水正往宿舍走,后面一同学在“超车”过程中,不小心刮擦到我的热水瓶,只听见“嘭”的一声,我的热水瓶炸了,滚烫的开水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脚背,痛得我哇哇乱叫。边上的同学立刻把我弄到宿舍楼的厕所里,感谢同学们的热心帮助,他们打开冲地用的水龙头,冲了好一会儿,才小心翼翼地把运动裤脱下来,之见大腿上有两个巴掌大小的地方皮肤已经变得苍白,小腿和脚背也有烫伤。不知道谁想了一个土办法,用牙膏涂在烫伤的地方,这样就不会痛了。一支牙膏涂完,我的右腿整条腿都变白了。这时候班主任胥老师赶过来了,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哭笑不得,就把我领到新华医院的换药室,花了好长时间把那些牙膏统统洗掉,重新给伤口消毒。

从此我就穿着西装短裤,脚上穿着拖鞋去上课,由于涂了消毒药水整条右腿都是红红的,像金华火腿,走起路来一瘸一瘸的,有同学就拿我开玩笑,趁我不备就把我的拖鞋踢走了,看着我拖着一条金华火腿一跳一跳的样子乐得前俯后仰。

Not Comment Found